全小说 > 纯阳武神无弹窗全文阅读 > 纯阳武神TXT下载
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
选择背景颜色:
选择字号:    

第六百四十章 虚无空界,比肩大成王者!(求订阅)

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.com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,亲爱的读者们,赶紧把我记下来吧:quanxiaoshuo.com (全小说无弹窗)
  琴帝墨幽,一位诸天公认的传奇强者。
  千年前,诸天无上王者,十分辉煌,其独占五成,无论人族还是诸天异族,都无可出其左右者。
  这一刻,战王齐天也露出了无比凝重的神色,他出道比这位琴帝墨幽更早数千年,但面对这一位,他依然感受到了一股无形的深重压迫感,哪怕是以战王血的灼烫,也不能完全阻隔。
  事实上,纵观当世王者,琴帝墨幽,都曾是绕不开的一座高峰,虽然当年他未曾前往圣王山脉,摹刻天碑,但当年有几位同辈的圣王,皆在墨幽琴下咳血,遭逢惨败,这是一位无冕的圣王,孤行于世,是死亡与寂灭的化身。
  而今千年过去,昔年就踏在帝路上的这位琴帝,又到底达到了怎样的高度,没有人知道。
  “拜见琴帝!”
  九曲等一群冥族无上生灵躬身行礼,哪怕当中很多人活过的年月,都远在这位琴帝之上,也依然恭敬见礼,不敢有丝毫怠慢,对于冥族而言,琴帝是一位传奇,也是一位禁忌,虽然同为冥族,但对于他们这些冥族强者,琴帝并不是很待见,当年的恩怨虽然已经了结了,但终究在这位琴帝心中留下了无法抹去的痕迹。
  更重要的是,刚刚陨落在神魔角斗场中的那位年轻的冥族准王,就是琴帝的弟子。他们没能护住琴帝的弟子,此刻心中都有些忐忑,生怕这一位怪罪下来,给已经裂痕密布的同族血脉间,再撕开一道天裂。
  所幸,琴帝墨幽只是轻哼一声,并没有理会他们的意思,其所有的目光与精神,都落在那位锁天一脉的大师兄身上。
  “有我在这里,无论是上古皇蝶,还是人,你都带不走。”
  如墨的长发如瀑,琴帝墨幽语气清冷中透着一股刺骨的幽寒,他长身而立,墨幽琴斜插在荒莽大草原上,在诸人族无上眼中,仿佛一堵恐怖的幽冥大山,横亘在前方。
  来自人皇风家的风神王心神沉重,难怪四族没有大帝降临,除了有所顾忌之外,琴帝幽冥再现,某种意义上而言,其威慑绝不亚于一位无上大帝,甚至犹有过之。
  “既然你还没有陨落,那么前尘因果,就在今日彻底了断。”
  大师兄洛生语气很淡,但如苏乞年等人,却能够从中捕捉到一丝冷冽的杀机,知道大师兄罕见地动了杀心,苏乞年看向二师兄祁清及河老三几人,却见几人皆轻轻摇头,显然对于当年的恩怨纠葛并不清楚,他们师兄弟几人,每一个都有不同的缘法,所走的路也并不相同,不论是怎样的经历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,他们始终站在一起,无论所直面的,到底是何等的强敌。
  嗡!
  下一刻,大师兄洛生手中的打神鞭轻轻一甩,石质的长鞭落下,在两方阵营之间的荒莽大草原上,顿时出现了一道透明的漩涡,他看向前方,淡淡道:“你我的战场不在这里,今日倾力一战,让我看看,这一千年,你到底悟出了什么。”
  琴帝墨幽修长的剑眉轻挑:“宇宙两极阵法,不是这么容易参悟的,你的道,还差得远。”
  大师兄洛生不语,只是抬脚迈步,而在其身动的同时,琴帝墨幽也动了,两人同时迈步,朝着对方走去,接近那两者之间如水的透明漩涡。
  没有沉重的脚步声,也没有恢宏博大的气机与声势,两人的脚步都很平静,但就是这样一种近乎宁静的脚步,令得荒莽大草原上,数百位无上生灵忍不住屏住了呼吸,心神像是压下了一座太古神山,沉重地有些难以呼吸。
  牧灵星上,此刻数以百万计的诸族强者,都瞪大了眼珠子,强如神圣也心神剧震,目光摇曳,对于他们而言,此刻荒莽大草原上,太多传说中的人物,每一位无上生灵,都曾经在星空一角留下了属于自己的传说,不用说诸多无缺的王者,他们俯瞰星空下,成道路上,都曾铸就一段辉煌,璀璨星空。
  而此时,将要对决的,竟是过去与现在,两个时间段里最绚烂的两大强者,一位是曾经掀动星空骇浪,带来死亡与寂灭的琴帝墨幽,一位是近日强势出手,横击诸帝隔空之力,且短暂阻隔妖塔杀伐的阵道绝巅宗师,即便不过弹指间,也足以令诸帝侧目,毫无疑问,其拥有媲美无上大帝之力。
  难道今日,有幸见证一场举世罕见的帝战?
  很快,不少诸族强者就露出了无比失望与遗憾的神色,因为琴帝墨幽与锁天一脉的大师兄洛生,相对而行,同时走进了那道如水的透明漩涡中,消失不见。
  “咫尺天地,虚无空界!”
  那位石族的阵道宗师不禁动容,他真正见识到了远远凌驾于他之上的阵道之力,眼前这一幕,他只是听闻过,今日还是第一次见到,在咫尺之地,构筑一方虚无空界,不在真实界,不在洞虚世界,不在混沌之地,而是处于一种介乎于真实与虚幻之间的空寂之地,据石族阵道宗师所知,哪怕是绝巅的阵道宗师,也少有能够开辟出虚无空界的存在,因为那需要对于宇宙两极阵法有所了解,尤其是大宇阵。
  虚无空界中,一切成空,任何伟力与杀伐,都不能对这里造成伤害,杀伐力无限接近于无,别说是王者杀伐,就算是大帝之战,也足以承载,不会对外界造成丝毫影响,是比混沌虚空更加稳固,可以无所顾忌的战场。
  而随着琴帝墨幽与大师兄洛生的离去,九幽冥王等人的目光,再次落到了苏乞年身上,虽然又有几位锁天一脉的无上强者到来,人族一方的无上生灵,已经临近百数,但诸异族,在数量上依然占据极大的上风,更重要的是,琴帝墨幽的到来,对于一众异族无上生灵而言,等同于一根定海神针,将他们摇曳不定的心神,彻底按住了。
  “将皇椧交出来!”
  有尖锐的厉啸声响起,那是炎蛾一脉的老妪,此刻终于按捺不住,她像是一道赤色天火,从异族诸无上中冲了出去,朝着苏乞年席卷而至。
  刘清蝉秀眉立起,却被苏乞年一只手按住了肩膀,郑重道:“此事因我而起,也该由我而终,不是什么人,都有资格从实力或地位上和我这么说话。”
  昂!
  下一刻,苏乞年身如天龙,举拳就朝着前方打出,古朴的赤金拳光沉静,战王血气涌动,生出滚滚龙吟声,响彻这片天宇。
  刹那间的气机迸发,令两方阵营不少无缺真王,都在瞬息之间感到了一种扑面而来的沉重压迫感,这比之刚刚隔着神魔角斗场观摩进行判断,要直观明晰太多倍了,那涌动的可怖的战王血气太灼烫了,简直像是可以焚尽八荒,点燃浩瀚星河。
  相比而言,炎蛾一脉的老妪虽然也跻身大成王境,但那周身缭绕的秩序天火,竟被这股战王血气压得微黯,不少异族无上强者瞬间变了颜色,年轻的锁天战王,一身战王血气之雄浑,居然隐隐抵住了大成王者的秩序气机,且随着其拳锋向前轰杀,那战王血气还在不断高涨,仿佛没有止境一般。
  就在两人交手的前一刻,苏乞年一身战王血气,乃至精气神,都坍塌敛去,拳光也消弭,极动至极静,炎蛾一脉的老妪目光却从最初的震动,到这刹那间变得无比凝重。
  咚!
  拳与掌交击,宛如天鼓擂动,虚空剧烈扭曲,两者之间,恐怖的气浪如飓风席卷高天,打碎万里层云,但因为有大师兄洛生绝巅之境的宗师阵力镇压,哪怕是无上强者交手,也不能在这牧灵星上造成太大的伤害,杀伐力被削弱了许多倍。
  炎蛾一脉的老妪未退,但一头赤发激扬,而苏乞年也不退,拳锋坚凝而沉静,抵在那苍老的掌心,任凭天火秩序灼烧,也纹丝不动。
  这第一击,两人竟平分秋色。
  什么!
  众多异族无上生灵,几乎在即刻勃然色变,此前他们已经推测,年轻的锁天战王,或许大成王者,也很难压其一头,但却没有想到,其瞬间迸发的拳力,居然已经完全可与大成王者比肩,尤其是那股沉静的气息,令诸无上有些迟疑,总觉得这股神韵与力量收敛的方式有些不对劲。
  相比于异族,人族诸无上,则大多露出振奋之色,心神震动之余,更加感叹,这位年轻的锁天战王,仿佛天生为战而生,激战中每时每刻都在变强,直到此刻,那战王血气还在激荡,有攀升之势。
  哗啦啦!
  有铁链拉动的声响,那是炎蛾一脉的老妪,此刻眸光阴沉无比,有更加炽盛的天火自其体内弥漫而出,秩序神链穿梭,在其背后,浮现出一头庞大的金色蛾影,金色的虚焰蒸腾,古老而沧桑的气机流转,一股难言的气息,无影无形,朝着苏乞年侵袭而至。